位置:主页 > 金融界 >

银行去年被罚近百万 多名金融界官员涉贪腐

编辑:大魔王 2019-01-17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其实,银行有着严格的贷款制度,出现不良贷款率除杨成林、姚永平在任时违规审批的贷款存在风险外,管理和制度上不完善也是不良贷款率增长的原因。”金融系统知情人士分析。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自2009年更名为银行有限公司后,该行负面消息不断。两任元老级行长接连,副行长也牵涉其中。不仅如此,还涉及潘逸阳、武文元、王振坤、杨阿麟等多名金融界。

  银行组建后不久,2010年潘逸阳调任自治区常务副,分管财政金融。同年,于2019年1月12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的杨阿麟正式就职自治区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主任、理事长,后升任至党委副、理事长,直至退休。

  此外,上游新闻记者在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行政处罚息中看到,2018年银行因违规已被开出百万元罚单。

  2014年6月,杨成林因涉嫌重大职务犯罪被立案侦查。同年9月潘逸阳、武文元、王振坤被调查。10月接任杨成林董事长职务的银行第二任董事长姚永平因涉嫌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被立案侦查。

  但李雅任董事长仅一年后,银行便在2016年再次进行董事换届工作,原行长贾埃兵接任董事长。贾埃兵到任后更注重银行的内部管理和资金的风险管控。在银行2017年年报中,关于管理的内容占据了近一半篇幅。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累计罚金近100万元的3份罚单皆因违反了《中华人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五)项。该条款:银行业金融机构存在“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可由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并处二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情节特别严重或者逾期不改正的,可以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其经营许可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杨成林、潘逸阳的供述中均有举报他人重大犯罪线索的内容。知情人士表示,姚永平的落马与杨成林有关,同时被牵扯其中的还有银行副行长延城。而武文元、王振坤等人的落马则与潘逸阳有关。另据金融界人士称,杨阿麟的落马也与潘逸阳等人有关联。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银行发布的银行年报发现,2010年至2014年间,银行营业收入年增长额持续亿元以上。2015年,杨成林、姚永平相继落马后,银行首次出现营业收入负增长,仅为26.55828亿元,较2014年的29.14785亿元下降2.58957亿元,较2013年的26.96249亿元下降4000多万元。尽管2016年度有400多万元回升,但到2017年,营业总额再次回落,仅为23.86891亿元,成自2013年后5年内最低值。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不良贷款率指金融机构不良贷款占总贷款余额的比重。不良贷款是指在评估银行贷款质量时,把贷款按风险基础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和损失五类,其中后三类合称为不良贷款。银行不良贷款,是中国金融业最大的风险所在。据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银行不良贷款率在逐年降低。但银行却依然存在着高风险贷款质量。

  与杨成林一样功不可没的,还有银行第二任董事长姚永平。银行成立之初,姚永平与杨成林被称为银行的领头羊。自1999年至2014年,15年里银行总资产上涨54倍,分行、支行、存储银行覆盖大部分地区及深圳、江苏等地。

  “杨成林与姚永平多次违规贷款,主管单位并非不知情。不仅杨成林等人存在违规行为,武文元、王振坤等人的业务有时也会通过杨成林等人与银行产生交集,包括潘逸阳在内都是知情的。但潘逸阳等人执政期间,银行的违规操作几乎从未被处罚过。这也是关系微妙的所在之处。”知情人士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

  一语成谶,杨成林、潘逸阳、姚永平等人相继落马,让银行陷入了贪腐泥潭。“银行曾是自治区的重点项目,还没有给当地经济做出贡献就‘滑铁卢’。”银行一位工作人员对上游新闻记者说。

  “从一个农村孩子,逐步成为一名领导干部,一走来确实不容易。自治区党委把银行董事长、党委这么重要的职位、职务交给我,就是让我在实际工作中得到更好地锻炼和,带领这支队伍攻坚克难,勇往直前。由于自己的所作所为让党委失望了,也给‘银行’这5个字抹了黑。”杨成林在庭审最终陈述中说。

  这一年开始,潘逸阳,与时任金融投资集团党委、董事长王振坤,自治州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主任、党委副武文元,杨成林等人有了业务上的交集。“不光有业务上的交集,私人关系也很微妙,这是金融系统公开的秘密,银行的扩张和潘逸阳等人的关系密切。此外,王振坤所在的金融投资集团下设银行,还曾是银行的股东之一。”银行金融系统知情人士称。

  2018年12月21日,该行首任董事长杨成林一审被判处死缓,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两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不得减刑、假释的判决被公布后,银行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2018年至今,银行因涉及违规发放贷款、虚假资产转让等行为,已被处罚近百万元。

  “银行频繁换将,领导层不稳,才是制约其上市脚步的主要原因。另外,每一届董事会的思不一样,工作方向也不一样。对于目前的银行来说,稳定和业绩才是应该多下功夫的方向。”金融系统知情人士说。

  根据银行组建之初的“五年计划”,银行将尽快争取上市。同时,2016年年报中也提到2017年上半年要在上年度定向募集资金法律流程完成的基础上,继续做好后续工作,募集资金落实到位。2017年,争取达到条件发行二级资本债,探索新三板上市。但在2017年年报中,对于上市的内容便没有多提。

  银行信息称,该行是自治区出资入股成为第一大股东的银行。

  “及时下发《银行压降不良资产工作方案的补充通知》,成立清收化解不良资产督查小组,推动不良资产清收力度……提高信贷资产质量。”在2015年银行年报中银行提到要逐步降低不良资产率,此后有关此类工作部署在2016年、2017年年报中频繁出现。但在银行大力清收化解不良资产的同时,却依然呈现出不良资产率上升的情况。

  第一任董事长杨成林,从1999年起便开始担任银行负责人。因是临危受命,杨成林在拿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批发书时曾泪流满面,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银行就像我的孩子。”银行金融界都曾认为,银行的成立杨成林功不可没。

  2018年2月11日、23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息显示,银行因“单一集团客户贷款超比例”、“违规发放贷款”、“存在虚假资产转让行为”共计被银监局罚款90万元。此外,2018年5月9日、12月18日,银行包头分行、银行分行又因“贷款‘三查’制度执行不到位”等原因被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分别开出5万元和2.5万元的罚单。

  在营业收入下降的同时,银行的贷款总额却在不断上涨,2013年银行贷款总额为285亿多元,到2017年已经增长至582亿多元。不良贷款率从1.76%上升至2.62%。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2014年杨成林、姚永平落马后,1956年出生的李雅临危受命接替了银行董事长的,此时的李雅已经接近退休年龄。银行一位王姓负责人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李雅有过30多年的金融工作经验,上任后确实稳定了银行的局面,但李雅做事比较保守。“那个时期的银行已经不起,李雅的到任为银行后续发展起到了稳定的作用。”王姓负责人说。

  显示,杨成林在担任银行董事长、党委期间,前后16次接受20多家企业负责人的请托,在审批贷款中提供方便,并在审批贷款过程中收取好处费。后经检察机关查明,杨成林违法所得金额共计6亿多元。

  对于银行上市脚步停滞的情况,金融系统知情人士认为,银行由于杨成林、姚永平、延城等主要领导的落马名誉受损,成为影响其上市的原因之一。此外不良资产率高、营业总额等数据也是影响银行上市的因素。

  姚永平的中也提到,2010年9月,姚永平与某公司签订虚假《商品房买卖合同》,用于某公司向银行申请贷款;2010年10月,银行为某公司发放3500万元贷款,由姚永平的前任董事长杨成林使用;2012年10月,某公司将贷款本息还清,为感谢杨成林对其提拔使用,姚永平分数次送给杨成林款物折合人民币23.7257万元。

  银行知情人士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审慎经营规则包括风险管理、内部控制、资本充足率、资产质量、损失准备金、风险集中、关联交易、资产流动性等内容。此前,杨成林、姚永平所参与的违规发放贷款等行为,也属于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范畴。

  银行(前身是商业银行)成立于1999年,2009年更名为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银行)。据中国银监会统计,2018年至今,银行因涉及违规发放贷款、虚假资产转让等行为,已被处罚近百万元,下设分行也未能幸免。

  “这一年我们完成党委换届和经营层高管聘任,成功召开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并顺利完成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工作,领导班子集体的凝聚力得到进一步加强;纪检监察、党委巡察工作深入开展,风清气正的干事创业已然形成;全力打好不良化解攻坚战,不良压降任务初战告捷;”在银行1月3日发布的新年贺词中,特别提到了“风清气正”。多名金融界人士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银行近年来一直处于的风口浪尖,加强管理、完善制度应继续成为银行的首要工作。

  

金融界

  银行年据显示:继2015年营业总额出现负增长后,2017年营业总额再次下跌,较2016年下降2.7亿元,不良贷款率连续4年上升。1月15日银行内部知情人士向上游新闻记者透露:“银行近年来因多名落马,元气大伤。投资或有关联的银行也存在被银监会处罚的情况。20年了,原本的上市计划至今仍没能完成。”

  2018年12月21日,杨成林一审被判处死缓,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两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不得减刑、假释的判决被公布后,银行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腾讯分分彩计划精准版-腾讯分分彩计划-腾讯分分彩技巧